领跑市场长达4年,《王者荣耀》还能继续拉高品类天花板么?

来自 游戏葡萄 2019-10-17
深度

[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,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]

领跑市场长达4年,《王者荣耀》还能继续拉高品类天花板么?

《王者荣耀》已经上线4年了。

可能在2015年,没有人能想象到这样一款MOBA手游会持续运营4年甚至更久。但是如今它已经是中国长线运营最成功的手游产品之一。

如果从成绩来看,我们甚至可以把“之一”去掉。2016年,2017年,2018年它共有777天位居畅销榜首,成绩相当稳定。这4年来《王者荣耀》把一款游戏做成这样品类的代言,事实上很多时候它也代表了整个手游市场的上限。

1.png

这种情况之下,业内对该产品的困惑可能就集中在,当身边没有了同等量级的竞品、没有了参照物之后,它又是如何从“无人区”内再谋求发展的?在这个重视长线运营的年代,其它产品又能学到什么?

用4年奠定优势之后,《王者荣耀》还有哪些挑战?

从一个媒体人的角度,当看到《王者荣耀》出现在某榜单的第一名时,其实我已经默认它不算是一条新闻了。相反,如果有哪款游戏实现了反超,反倒是个值得一写的话题。

在其运营的四年时间里,这种思维其实是在不断固化的。

上线第一年,《王者荣耀》就成为国内现象级产品,从行业发展的角度,它更多的是掀翻了从业者对于MOBA手游原有的成见,让玩家对移动竞技产生了新的期待。产品公测一年后的KPL总决赛现场,《王者荣耀》公布了DAU 5000万的消息,国内MOBA手游用户群初具规模。

第2-3年的主题则更多是生态体系的搭建。在第二个年头,他们刚刚成立首届KPL,场地不算大的总决赛现场只有1000名左右的粉丝;但时隔一年,KPL线下观众规模扩大了10倍,不仅如此,多家企业赞助商的加入也让这项赛事更好地从市场中立足。除此之外,《王者荣耀》的IP衍生内容崭露头角,直播、综艺、视频、表情包、插画漫画的领域的创作者逐渐走上台前,抢先一步尝到了市场红利。

2.png

成绩上看,2018年官方全年职业赛事体系内容观看量超过170亿,KPL秋季赛总决赛单日直播观看量破3亿。再到今年的春节档,它又用105个英雄和皮肤翻新、327个重做模型、1240张贴图更新和680份UI翻新重新抢占了国人的饭桌。

但与此同时,它面临的挑战也有不少。

从自身产品的角度,玩家通过大量的匹配赛、排位赛吃透了移动端MOBA 5V5核心玩法,或多或少地陷入了有关玩法疲劳的瓶颈期,在新内容不能及时填补的情况下,用户粘性将是一大考验;站在外部市场的角度,能与王者荣耀竞争的已不再仅仅是MOBA品类的新品,可以说大竞技品类都存在分流用户的可能性。这还不算近一年涌现出的一批MOBA品类自研新品,亦或是端游IP改编之作相继入局并瓜分边缘用户。

靠什么留住用户,已经是摆在《王者荣耀》面前的关键问题。

进入无人区的《王者荣耀》又是如何做突破的?

从玩法入手一点点去迭代细节,是天美内部一直坚持的方向。概括来说,在一些可能70分就能让玩家满意的设计上,《王者荣耀》这一年想了更多如何能让它达到80分、90分甚至100分的办法。

比如在征召模式下,早期版本迭代出的功能支持玩家发送预选、帮选、请求帮抢的信号,和队友沟通阵容;而经过对玩家游戏行为数据大量采集后,他们发现同一位置的相互争抢其实也会给对局带来一定的阻碍,于是又推出了“想玩英雄”的设计,鼓励玩家开局前设置好想选的位置,更精准的匹配适合的队友,提升匹配体验。

3.jpeg

亦或是在排位中,当团队已选英雄中含4个或以上同职业英雄等情况时,便会触发“不合理对局重开”机制。在有玩家选择重开后,对局即会取消,避免不合理对局,对面队伍也将获得一定的补偿。同时游戏还增添了一项“永不投降”的设置,交由玩家来把控,一方面为鼓励竞技精神,一方面也减少了玩家需不断点击“不投降”的繁琐操作。

4.jpeg

5.jpeg

左下角为“自动拒绝投降”开关

在局内一些不起眼的细节设计上,这次周年庆版本也做了调优。如下图所示,天美将路线上的敌方远程兵进行重调,击杀发育路上的黄背包小兵,会有额外金币收益;击杀抗压路上的绿背包小兵会有额外血量回复。

6.jpg

我们可以理解成,小兵的改动直接关系到发育节奏的变化,进而影响整个对局的走势。正是在诸多细节的调整之后,新版本的体验相比老版本上升了一个台阶。

类似的思路从赛事层面也有所体现。去年KPL秋季赛总决赛,他们首次尝试“全局BP”的新规则,前六局己方使用过的英雄不能再次使用,如果进入第七局,双方阵容互不可见。这一改动被称为在MOBA诞生至今,BP规则上最激进的一次尝试。

7.jpeg

在原有BP模式没有太多质疑的环境下,这次改动像是走出舒适区的做法,就连张易加在接受采访时也坦然表示“推行的过程中俱乐部确实会有一些反对声音”。但在他看来,精彩的比赛需要更多创新打法来支撑,英雄上场频率固化的结果就是观赏度的下降,而调整的目的就是解决这一问题。因此尽管存在反对声音,但支持者还是占多数,KPL也在后续的赛事中将新规延续了下来。

一面是在部分看似难有迭代空间的设计上寻找突破口,另一面则是融入新的内容来让玩法更多元。

契约之战、五军对决、边境突围,以及今年年初发布的大版本中的新玩法 “PVE日之塔”,就与核心PVP玩法形成明显差异化区隔。一定程度上,这可理解成是为大量泛用户寻找更适合他们的游戏场景。而今年年中,《王者荣耀》又宣布“天工地图编辑器”,并曝光了首款基于天工编辑器的官方玩法——王者模拟战。

微信图片_20191016193734.jpg

天美在这一玩法上投入的时间精力并不少。《王者荣耀》关卡负责人杨蔚庆曾透露,他们甚至联合了有丰富的卡牌研发测试经验《圣斗士星矢》团队合作研发 ,根据对方提供的反馈再做调优。

从依托于《魔兽争霸3》诞生的DOTA地图,亦或是通过《DOTA2》编辑器衍生而来的《刀塔自走棋》身上,游戏行业看到了编辑器蕴藏着的机遇,《王者荣耀》显然也不想放过眼前的机会。诚然走上这条路意味着前期大量的投入,“王者模拟战”也不是短期内就能见到回报的玩法,不过天美终究还是决定集中资源去做了。

与传统文化的联动亦是如此。上线以来,游戏陆续和京剧、昆曲、川剧合作推出了一批专属皮肤,过去一年也上线了与敦煌文化相融合的杨玉环“遇见飞天”皮肤等。和其它皮肤比起来,这些尝试可能并不以商业化为第一目的(像游园惊梦皮肤甚至没有走商业化路线),更看重传统文化的输出,但他们对其投入的精细程度丝毫没有打折扣。

9.jpg

微信图片_20191016195751.png

上官婉儿越剧主题皮肤“梁祝”

而游戏之外,《王者荣耀》也花时间做了一些不以商业目的优先的工作,并且投入规模某种程度上比前三年还要大。比如,他们主动和曼城足球俱乐部推进城市赛的合作,让国内城市赛冠军队伍前往曼彻斯特参观,并促进文化上的交流。同时通过游戏赛事在海外的落地,让游戏内中国传统文化得以走出国门。

包括在品牌价值方面,他们重新包装了“五五开黑节”这个节日载体,打了一张和前两届的“开黑文化”不尽相同的友情牌,并试图用一支品牌TVC加深其影响力。在这背后,它实际上是将基于产品上的互动上升到了情感互动,用最贴近玩家诉求的点带动朋友间长期留存。而这些,也不太属于能短期内一步登天的工作范畴。

综上所述,《王者荣耀》过去一年的工作基于产品、IP、赛事而展开,但每一项又尽可能去思考更长线的价值点。而它真正能做到领跑的原因,或许也正体现在这些投入当中。

步入第五个年头,它仍有机会拉高市场天花板

即将推出的周年庆版本中,除去此前提到的小兵改动,《王者荣耀》也通过一些细微的设计有意识的去设置更加张弛有度的对战节奏。举例来说,他们在如下图所示的时间点刷新相应的中立生物,希望玩家有更加清晰的阶段目标,围绕战斗选择相应的战术对抗手段。

11.jpg

可能在未来,这种针对传统MOBA玩法的重塑、升级、优化仍会是游戏的迭代主旋律,当然在游戏之外,《王者荣耀》在较早期展开的生态布局工作,也很有可能转化为市场层面上新的增量。从游戏内到游戏外,它正尝试让自我进化之路走得更宽广。

2012年,Gameloft发布《混沌与秩序之英雄战歌》,玩家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见到了MOBA手游的面貌。此后市场历经《乱斗西游》《虚荣》《自由之战》等数款产品,直到《王者荣耀》才能算做第一个真正意义上吃到螃蟹的产品。

发展到今天,我们已不太适合用单一的视角去评价这款产品,相比于一款游戏,它在国内市场更像是一种符号。比如,它陪伴了一代玩家的成长青春,衍生出更多异业合作的可能,往大的角度去说,它甚至促进了文化上的交流。

它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?为什么能持续不断地完成对自我的超越?通过前文你或许能找到这个答案。

半年前,知乎话题《王者荣耀究竟还能火多久?》发酵开来,随后吸引了400多人的回答。其中高赞评论是这么写的:

A出的时候,非常火爆,我很多朋友说王者要凉,然后转战A,后来他们回来了。B出来的时候,又有很多朋友说王者要凉了,后来他们也回来了。还能火多久我不知道,但是在有手游能从社交性、竞技性、娱乐性上全面超过它之前,应该是凉不了。

考虑到MOBA玩家的独占性和该品类本身就是一个比较吃DAU的游戏,因此在没有产品能做到全面压制之前,《王者荣耀》大概率还会坐稳市场的头把交椅。更何况他们还在想办法调优每一处细节,这让其脚下的成功路径更难以被复制。

很大程度上,《王者荣耀》在第五个年头或许有机会进一步拉高品类天花板。但相比结果而言,我更倾向于这个过程中,它还能拿出点什么东西。

文章评论
游戏葡萄订阅号